青春记事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青春记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


青春记事(一) 胸脯的成长 对大部份男孩子来说,女孩子的胸脯大概是最容易吸引他们视线的地方,丰 满的软肉,圆浑的线条,总是叫人直接地联想到性;然而对女孩子来说,乳房亦 绝对是身体的重点部份,大部份女生在第一眼看另一个女孩子的时候会首先望她 的脸,然后就是胸脯。 犹记得自己胸脯开始发育,是小学五年级左右的事,初时也没太留意乳房开 始长大了,只是偶然一次跟同学到泳池游泳,换衣服时看到一个个胸前都长了包 包,低头一看,才发觉原来自己也开始大了。 我不算是早熟的女生,当时胸脯亦只是微微隆起,不过乳头就明显比以前大 了,像两粒小豆豆般。第一次有意识地抚摸乳头的时候还想,什么时候变得这样 大都不知道。 班上有一些发育得比较好的女生,虽然与我们同龄,但已经长了像大人般的 胸脯。由于我校的校服是以蓝色为基调,平日穿起校服裙的时候也不太明显,但 到体育课时就惨了,穿上白色的运动服,女同学胸脯的线条简直就可以用原形毕 露来形容,特别是作跑步、跳箱等动作时,那些大胸同学乳房摆动的幅度真的很 夸张。幸好处于才刚踏进思春期的年纪,同学们都不会有太色的想法。 记得有一次运动会时听到一些男同学盯着女生的胸脯窃窃私语,我才知道原 来大家都不再是小孩了。 作为发育不算早的我,在那段时间一直没担心过胸脯的问题,只是一次体育 课过后,一位感情还算要好的同学告诉我:“你的豆豆好明显啊。”低头一看, 两粒小豆般乳头果然是从平坦的运动服上突了出来,虽然没有透出颜色,但形状 就很明显了。 由于节省服装钱,而体育课又是一星期才两天,所以大部份学生都不会每年 买新的,一般穿上一、两年才更换,可是发育时期身体的变化又一日千里,于是 便会有少许衣不称身的情况出现。稍稍留意其他女同学,原来大家都是突点示人 的呢,有些出汗较大的在运动过后甚至微微透出两个小硬币般的影子,我想各位 萝莉控看到一定会高兴死吧。 对仍处于小学阶段的女孩子来说,胸脯发育得好绝对不是一件愿意的事,因 为鹤立鸡群往往就会成为被取笑的一个,以前就有一个乳房长得丰满的女同学, 因为被男同学戏谑为“大波妹”,而羞得躲进厕所哭泣,而且整天走路也要垂着 背,让胸脯看起来没那么大,当时我还庆幸自己的乳房不大。(当然,上了中学 后,这种庆幸会变成抱怨) 既然乳房都变大了,为什么不戴胸罩呢?各位男孩子有所不知,没一个小学 生会愿意戴胸罩的呀,因为这就好像向大家宣布“我跟你们不一样了”,有一种 被归入另类的感觉。而且在同一学校读了四、五年,大部份同学都是一起成长, 如果明天身上忽然多了一个胸罩,反而会更惹来奇怪的目光,所以大家都宁可被 看见突出的乳头,都不愿意戴上胸罩。 对年纪小的女孩子来说,被看到穿胸罩是比看到乳头更难为情的一件事啊。 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有一位住在隔邻比我大三岁的大哥哥,由于自小认识, 感情要好,他经常在下学后给我补习功课。 有一次念书时,我觉得他呆呆的盯着我的胸口看,原来因为当天穿的上衣领 口较大,而我又是俯着身子,从空隙可以完全看到当中的小乳豆,当时我奇怪的 想:“你在看什么?”因为以前在带我到泳池时他都看过我的裸体了,还有什么 好看的?于是故意转了个姿势。 可他仍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终于忍不住问:“你在偷看我吗?”他没答话, 只是难为情的笑了一笑,当时我顿时满面通红,首次觉得被看到乳头原来是这样 害羞的事情。 不过同时间,我亦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对异性有吸引力的女生, 开心了好一阵子。 这就是我第一次对胸脯产生注意的记忆了。 (二)长毛 第一条阴毛是什么时候长出来,我已经完全没有记忆,还是说,我根本不知 道是哪时候长出来的吧。 小六的某天,老师突然宣布有一堂男女分开的保健课,后来才知道是有关青 春期的转变,男的解释阳具勃起,女的则是月经和乳房等生理常识,课后男生们 兴致勃勃的问我们学了什么,理所当然地没一个女生会回答这种问题。 第一次知道下体会长毛发是一种比较独特的体验,在此以前我没看过成年人 的裸体,所以比较难想像那儿平坦坦的怎会长毛毛,当时班上还有一个傻呼呼的 女同学问老师阴毛是否只有女生才会长,弄得班上哄堂大笑,虽然那个时候其实 我也不知道。 课后较亲密的女同学告诉我说,原来她因为看过父亲买的色情杂志,早就知 道长大了那儿便会长毛,害我失落了好一阵子,好像只有自己什么也不懂一般。 之后女同学还开玩笑的问我长了没有,我回答当然没有,怎料当晚回家洗澡 时才发现原本光滑滑的下体盖了一片薄薄的软毛,跟汗毛明显不一样,原来开始 长了也不知道,我还真算是冒失的女孩了。 和男孩子不一样,女孩子长了阴毛也不会太雀跃,亦更不能和胸脯隆起,月 经到来时的心情比较,反正就是在不知不觉间,某天洗澡时突然发觉那儿黑了一 片,好像一天就长了很多似的(笑)。 升到中一的时候,我的乳房还是很小,但阴毛却不知怎的长得十分浓密(和 现在比较其实不算很多,但当时年纪小就觉得很多了),看起来很不协调,使我 苦恼不堪。 最难忘的是有一次家里附近的住客会所建好了泳池,于是跟妈妈去玩,这是 我首次跟母亲游泳(之前都在学校)。可是到了要换泳衣时,正要把内裤脱下的 时候,才发觉要在妈妈面前暴露出最难为情的阴毛。犹豫了好一阵子,虽然是自 己母亲又同是女性,但首次要在别人面前露出那乌黑的毛发始终是十分不习惯。 幸好妈妈亦看出了我的难处,先大方地脱光自己,好让我知道自已和其他女 生没有分别,到我换上泳衣后还笑笑说她的女儿长大了,要带我到百货公司选购 胸罩,虽然我十分清楚自己胸脯的大小跟要佩戴胸罩还有一段距离,但仍是十分 感谢当时母亲的关怀。 有这次的经验后,我开始不害怕在别人面前露出阴毛(当然只限于同性), 下课后亦经常约同学到公共泳池游泳,换泳衣时大家都会打量一下对方的身体, 以观察自己是否正常,当然谁也没勇气拿别人下体的毛发当作话题,亦不会说谁 的毛长得多谁长得少,整个过程都只是装作漫不经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更衣室内,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样不同形状的阴毛,有倒三角的,圆形的, 亦有稀疏得像只有几根的,反正看多了,就不会觉得是一回什么事。 第一次看见男性的阴毛,是某次跟两位女同学在沙滩上,当时迎面而来一个 毛发浓密的男人,可能是故意炫耀吧,他穿着的泳裤短得可以,只仅仅包裹着下 体,卷曲的毛发从胸口直落到泳裤,当时我们三个女孩讨论那些到底是肚毛还是 阴毛,后来经过一致裁定,他是个喜欢露毛的暴露狂(笑)。 大部份女孩子第一次看见男生的阴毛都应该是连同那话儿一起看到的吧?想 起来我这个都可以算是奇特的经验呢。 对女性来说,阴毛除了在性行为时减低双方皮肤的磨擦外,其实作用不大, 但对男性而言,这一束毛发可能是比直接看到女性乳房和性器更兴奋的部份,以 前就有朋友告诉我,一本女星写真集有露出阴毛和没露出的,销量可以相差好几 倍。 中二的时候,我第一次和班上的男同学恋爱,交往不久他要求我给他摸胸, 我不肯,于是改为要我给他看阴毛,我一气之下说明天给他看,结果接着的一天 就把一条卷曲的毛发交给了他,之后就永远跟他分手。 我人生的首次恋爱,亦是这样结束了。 (三)初潮 第一次月经来访,是在刚升上中一那年的暑假。 由于小六的保健课有教导关于月经的生理常识,加上班上好些同学在学期中 已经来经了,所以我亦早早作好迎接的心理准备,没有像古时的少女般看到流血 就大惊小怪,甚至可以用平静来形容吧。 第一次是稍稍的来,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只是早上起来时发觉内裤沾了点红 红的血,当时我立刻从抽屉拿出秘密宝箱,里面藏着的是小六保健课堂派发的卫 生绵,然后小心翼翼地垫在内裤上,可是不知怎的,接着两天却连一滴血也没有 流出来,害我平白浪费了收藏大半年的‘宝物’。 这就是月经了吗?还是前奏?无论如何首次月经来了使我心情挺为不错,甚 至可以说是有点兴奋吧,因为一方面没有感到同学们说的不适,另一方面那时刚 好升上中学,好像有一种从小女孩变成了大人的感觉。当天我还偷偷走进妈妈房 间,把鲜红色的口红涂上,照照镜子,看起来真像一个婷婷玉立的小姑娘呢︿︿ 但是,接着的一个月情况便完全改变了,第二次来经使我痛苦不堪,而且流 量亦甚多。那时候开学不久,我整天坐在座位上腹痛得要命,而且下体亦好像一 天都湿湿的,可到厕所检查却又没有流血,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真叫我后悔当了 一个女生。 然而最惨的还是明明痛得要死,可是在男同学面前又要装作神色自若,反正 小时候就很害怕被人知道自己正在来经,觉得好像是一件很肮脏的事情。 同是青春期的第二性征,怎么男孩是舒服的射精,而女孩却是会痛的月经? 我想上帝应该是个男的吧。 想到接着三十年每个月都要受这种苦,唉,真想死掉算了。 由于我本身是个比较害羞的人,月经来了也不好意思跟母亲说,而她亦从来 没问。在难为情之下我不知道怎样去买卫生用品,只好趁家里没人时,偷偷拿妈 妈的来用,大概两三个月后,妈妈就发现了。她没说什么,只是某次带我去超市 买菜时,不经意地拿起一包卫生绵对我说:“小樱你是不是惯用这个?” 我面红的点点头,然后她就把那包卫生绵放在购物车上,没再提及其他事, 接着以后每次到超市她都会给我买一包,直到我离开家前都没改变。 18岁那年,我首次踏足社会,趁着暑假的空闲去当兼职售货员,可能是生 活规律突然改变,加上又经常要作把货物搬来搬去的体力劳动,那一个月的月经 忽然没来了。由于我的经期一向准确,而且那段时间也有跟男朋友做爱,所以真 的很害怕是否怀孕了,还独个跑到药房买了验孕纸,过程当然不断暗暗咒骂那个 经常不肯戴套子的男友。 幸好半个月后,这位叫我又爱又恨的好朋友终于来了,那是我迟经最长的一 次经验。 和月经相处了12个年头,可是到现在我仍是未太习惯如何跟她相处,最近 除了腹痛外还多了头痛,唉,真是何苦难为女人呢。 不过想到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日后的小宝宝,呀呀忍耐就忍耐吧。 说了这么多,我想男孩子还是完全不会理解的吧?好啦好啦我亦不想多费唇 舌了。 反正月经对你们来说,就只是不能做爱的日子吧! (四)男生的小弟弟 第一次看到男生的小弟弟,是在中学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 胸脯开始长了,阴毛和月经也来了,甚至尝过初恋的滋味(虽然最后不欢而 散),但那个时候真的还是比较纯情,交男朋友也只是想找个伴,从来没有想要 做些什么出轨的行为。 不过,当某天生物课教授到男女性器官的时候,我才惊觉自己原来是从来没 看过男生的那儿。(好啦,我都认自己是迟钝的女生了) 升上中学后,在耳濡目染之下,自认性知识方面有了飞跃的进步,不再是什 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什么是做爱,男生会勃起等事情都知道了,但就偏偏没看过 实物。 家中只有哥哥没有弟弟,所以从小开始我根本没有机会看到,换了现在只要 在互联网输入阳具两个字,就有成千上万的让你看个饱,但在十年前私人电脑仍 未太普及的年代,一个小女生想看看男生的那里,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课本上画上一个赤裸的男生,没有性器官的大特写,当然更不会有勃起的图 画,于是乎对女生来说,男性的小弟弟就成了一个禁忌的世界,我们只能凭想像 幻想一下那话儿的形象,当然越是看不到,就越觉有兴趣,想一睹这个自己身上 没有的器官的风采。 当时我有一种冲动,想问问其他女同学有没有看过,但就始终说不出口,因 为一来怕被认为很色;二来即使问了,如果大家的答案是:“当然看过了,这是 很普通的事情啊~”那我怎么办呢?都中二了还好像没什么见识的,这种被遗下 的感受真是很可怕的啊。(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觉得很烦吧?胸部发育得早会苦 恼,没看过那儿又烦,女孩子就是这样的了,忍耐一下吧) 从那时候开始,想看看男生那儿就成了我经常挂在脑袋里的念头,当然现在 回忆起来,那大概只是纯粹出于不想输给别人的好奇心理,跟性拉不上什么关系 吧? 后来想到男生都爱看a片,于是偷偷跑进哥哥的房间搜索一番,可惜毫无收 获,怎么只有我的哥哥不看这种?还是他的收藏功力实在太好了。 不过,好奇归好奇,我可从来没想过要认识的男生给我看一下(大概没有女 孩会吧?),反正没看过就没看过啰,说到底只是迟早问题吧,自问长得不丑, 我就总不信会当一世处女。 只是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来的始终会来,上帝要你看就真的跑都跑 不了(笑),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我终于首次看到了男生的小弟弟,而且 还是同班的男同学。 那天是星期二的小息时间,由于上一节是体育课,大部份同学都会在小息时 间换回校服,而我当时就和几个女生在女厕梳理衣物。正要准备回课室的时候, 忽然看到一个架着眼镜的男同学被其余三人合力抬起,强行的拖了进来,成一个 大字形的按在地上。 我想这是大家都会有的经验吧?学生时代总有些同学喜欢欺压其他同辈,而 这个叫阿强的就正是当中的表表者了。 “你们不知道这是女厕吗?”其中一个女同学看到他们竟敢直闯女厕所,生 气地责骂道。 可是阿强却嘻皮笑脸的向着我们说:“我知道,我们来是特别给你们看一些 好东西。” “好东西?” “行刑!”我们还未理解阿强话中的意思,他已经向两位按着男同学小腿的 手下施令。两人二话不说,就伸手把该名男同学的裤子拉下,由于运动裤是橡皮 筋裤头,比较容易松下,两人用力一拉,整条裤子便连内裤都被脱到小腿位置, 一条软软的物体亦光脱脱地暴露于我们几个青春少艾的面前。 “哗~”我们理所当然的掩面大叫,可期间男同学那条白白小弟弟的样子已 经深深印在脑中,记忆中那像一条小小的肉肠,不算长,但蛮粗的。当然,第一 次看到,我还未懂分辨哪儿是包皮和龟头,只记得下面有个满布皱纹的袋子,而 最叫我感到意外的是上面没几条阴毛,由于当时我的阴毛已经挺浓密了,所以对 这相当惊奇,还以为男生的阴毛就是这样少的。 “哈哈,你们看,阿南在女生面前露鸡巴硬了~”把运动裤完全脱去后,那 个叫阿强的又指着被脱裤的男同学大笑,听到此话,我们亦不自觉地张眼看看, 哗,怎么一分钟前还软软的小弟弟突然变得这样硬了,而且比刚才亦长了不少, 顶端部份粉粉红红的,像一根涨硬的冰冰棒,竖立在两腿中间。 男孩子硬起来,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可能是都不懂不好意思,我们几个女同学都不约而同地盯着那个地方看,而 得逞之后,阿强和他的手下亦放开阿南,笑着跑回班房,只留下那个掩着下体, 泣不成声的男同学。 “阿南不要哭啦……”因为场面实在太尴尬了,过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位女 孩子才懂得从地上拾起运动裤交给那位仍在哭泣的男同学,看到他可怜兮兮的, 我们也不敢笑出来。 呀~明明我们是受害者,怎么要倒转头来安慰人了?(你觉得是受益人?说 话小心点!) 他一定是什么事得罪了阿强吧,不过这样做也实在太过份了,后来事件传到 班上,其余同学都追问我们看到什么,就是那个啰还有什么…… 结果,最后三位恶霸同学当然少不免要记大过,不过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 便饭,反正官立学校少有赶出校,大家都不会怕就是了。 而那位男同学,之后每次看到他,我都会记得那条白白的……小弟弟,而且 间中和那几个女同学聊天时,亦会拿来说笑一下,甚至比划长度,因为无论上多 少堂满载理论的生物课,始终还是比不上亲眼看实物一次。 现在回想起来,那的确是蛮可爱的︿︿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dd.com 加入收藏夹!